0001_a3804

越衡宗,南屏山,盘炉峰,一等英华洞府,双游洞。

一对尺许高的青铜彩纹养气炉分置于蒲团两侧,两股青烟打着旋儿轻轻腾跃。洞府四壁摆放的八株紫玉珊瑚光彩熠熠,使得洞中景物仿佛沐浴在月华之中。

除此之外,洞府中其他陈设其实颇为简易,不过石床,石几,石凳,一方蒲团,一汪水池而已,以及几枚玉简零零散散的洒落在地面上。洞府内侧有两道石门,想必是别有用途的暗室。

这简约的布置和清冷的明珠光华却似乎相得益彰,反而衬托出一股渺渺的仙家意境。

但如有人进入洞府之中,必然能发现离地三丈之处,赫然还有一枚鸡子大小、深碧近墨的圆珠。此物晦暗无光,极不起眼,一眼扫过洞府很容易将其忽略了去。但是只要人在洞府之内,必然能够感受到一股奇异的不适感。用心体察,定能寻得这不适之感的源头,便是这无名之珠。

此珠晦暗无华不说,甚至没有玉质材料的晶莹润泽之意。反而沉郁滞涩,似乎与这洞府,甚至与这方天地透露着淡淡的疏离。

抬头望去,此珠附近透出点点亮光。这墨珠本不发光,细看竟是这洞府墙壁上被钻了一个洞,隐约看见外面天光透入。洞口大小,居然和尺许之外的这莫名之珠直径相当。

须知修道者洞府乃是自家的根本之地,和凡人寄居山水不同,一有异宝采光,二有地脉灵气周流,更需禁阵周密护持。绝无可能将修道密所,钻透孔洞,作成一个漏风的所在。再看那墙壁上孔洞边缘,细小石片斑驳脱落,没有半点修饰,不似人为。倒像是什么外力击穿了洞府,造成破坏。

一个身材颀长的澜衫青年正端坐于洞府之中。

此时他右手食指于空中虚叩,双唇紧闭,眉头之间拧成一道“川”字竖纹,仿佛遇到什么难以决断之事,无法下定决心。铜炉中的青烟袅袅升起,变幻作各种奇态,仿佛正如这青年此时的心意一般,变幻迷离,莫衷一是。

不知过了多久,这青年迷幻的双眸中渐渐凝成一点锋芒,由闪烁转为清晰,由纷乱化作刚健,似乎最终做出了什么重要的决断。

刹那间,如同飞龙点睛、神魄归元,这青年单薄的身躯中突然焕发出一种矫矫不群、锐意进取的意味。眉宇间的皱纹也不见了,这才让人发现,其实这青年相貌很是俊秀。

性感清纯美女低胸吊带户外甜美回忆写真图片

他抬起头,深瞟了悬于头顶的那无名墨珠一眼,毅然转身,盘膝坐下。

青年右手无名指上紫玉扳指光华一闪,手中已经现出一只琥珀色的小瓶。这扳指原来是一件卖相极佳的储物法器。

青年拔出瓶塞,一连往掌中倒出七枚丹丸。这丹药比龙眼略小,通体绯红,晶莹剔透。上面还有一层仿佛老树年轮般的致密纹理,远望之下倒似是浅浅的花纹。才一入手,一股熏然欲醉的异香扑鼻而来。

青年深吸了一口气,将这七枚丹丸吞入口中,面朝东南,敛息入定。

这一幕若让寻常修道之士看到,必定大为震骇。

此丹名为“碧梧纯元丹”,按照药理来说,本是真气境修士滋养肉身元气的绝品丹药。

然而此丹功效虽然较之任何同阶丹药都要强上三四分,但其主药“碧梧七叶草”本是好几味三品灵丹的主药,因此其炼制成本,比之功能相近的其他丹药高出何止数万倍。须知三品灵丹,可是元婴真人所使用的灵药。

数万倍的成本,只是强上三四分的药效,这“碧梧纯元丹”之华而不实,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然而“碧梧纯元丹”另有一神奇之处,便是性质极其稳定,足以保存数万载而品貌不坏、药力不失。因此在仙门之中,此丹渐渐失去了实用的价值,而是成为一种面值较大的通货,犹如凡间的金银一般。

这青年一连吞服七枚“碧梧纯元丹”,好似俗世中把银票当做柴火干草,放入炉灶焚烧,端的惊世骇俗。

过了两三个时辰,这青年全身气息鼓动,云霞蒸腾,脸色或青或白,或紫或红,变换不定。一袭长衫扑腾腾的鼓胀起来,浑然如鼓足了气的风箱一般,竟然是修行到了关键时刻。

整个洞府中的升腾不休的气流,裹挟着紫玉珊瑚散发出的柔和光线,腾冲东西,层回叠绕,仿佛怒龙吐息,煊赫非常。

修道者踏入仙途的第一步:易筋,锻骨,通脉,感气,号称”淬凡四关”。

这入门第一关,无论是越衡宗这样的玄门巨派,还是四五等的末流宗门,法门都是大同小异。与修道者个人资质也是关系不大,无论上智下愚,一年能破一关。四年功夫,便能跨过入门门槛,正式踏入修仙者的行列。甚至凡俗间的武学之士,若资质绝佳,兼修上乘内家功法,苦练个六七十载,殊途同归,也能破此四关,接触到修道的边缘。只是如此人物,武林中百年也未见得能出一个。

完成淬凡,正式踏入玄门大道后,依次便是真气境,灵形境,金丹境,元婴境。

修行到元婴境界,寿逾千载,就算在一二等的宗门中,也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可以说是天下之大,大可去得。至于元婴之后的境界,对于绝大多数修道者来讲都不甚了然。但是越衡宗的修士却隐约知晓此后要面临一重大抉择与分野。

元婴修士,号称“真人”,其更上一层者,号为星君;星君之上,便是近于大道的大能境界,以“真君”称之。这等修为通天的大人物越衡宗内便便不止一位,这也是越衡宗统御四洲六海的底气所在。

又过了两个时辰,这青年周身上下的气息鼓宕愈来愈足,如果说方才像是风箱蒸笼泄气,现在便直如海潮汹涌,气势极为骇人。

其实这些散露出来的只是七窍和毛孔中溢出的些许气息而已。这青年四肢百骸之内,犹如惊涛拍岸,狂龙怒卷,上下激突,所受冲击力量更要强横百倍。然而这股强横力道尽数被这肉身藩篱所阻隔,不得泻出,只能如此循环往复。

到了这一步,眼前景象已经很是明朗。稍有经验的修道者都能够看出来,眼前这青年的行功举动,赫然是修真第一境“真气境”修炼到第九重巅峰,尝试突破时显化出的“真气如潮”的异象。

这青年,正在试图突破灵形境!

真正踏入仙途,门第底蕴的差距便显现出来。

“淬凡四关”之后紧接着便是真气境。真气境共分为九重,如那散修之辈与没落宗派,尽毕生之力,修炼到第九重圆满寻机破关,已经是出类拔萃了。其中的绝大多数,耗尽二百年寿元,也不过在真气七、八重境中打转。但若出身在入了品级的修仙宗门中,只要上有老师护持,自身灵根品阶又非下下,少则一甲子,多则百载,多半能勘破真气九重,踏入灵形境界。

而越衡宗的低辈弟子,却多半在二十年之内迈过真气境的关口。对于此辈而言,有一句俗语,叫做“廿年踏破九重关”,仔细计较,突破一层小境界的速度竟然只比一年一个台阶的“淬凡四关”慢了一倍而已。

修仙门派中法门之高下,资质之悬殊,竟至于斯。

但若以为修行之速无过于此,那也未必。这越衡宗内,有一处所在,尽是资质绝佳的修道种子,突破真气九重的关口,又远远过之。

人身之肉体凡胎,幼小时精血未凝,因此十岁左右方能入道。若用四载突破淬凡四关,再用二十载渡过真气九重,到了能够尝试突破灵形境界,至少也要三十四五。而眼见这正在尝试突破灵形界关的青年,看他年龄明显不过二十上下。依照“廿年踏破九重关”的说法,此人要从娘胎里开始修炼,方才有这等神速。这显然是不可思议的。

在知道越衡宗根底的人看来,这青年的身份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。

越衡宗传承三十六万载,宗内有派,派内有家,传承千万代,纷纷杂杂如同一张大网,难以捋清头绪。

修道人生育后代,双方道行愈加高,诞下子嗣的难度就愈大。但同时子女拥有上等灵根资质的几率也就愈高。又或第一代子女无有修仙之质,后世数代、数十代、数百代中出现高等灵根苗裔的几率,同样要比凡民后代大得多。越衡派作为四洲六海之主宰,所拥有的高阶修士数量比之第一等的宗门也要多了数十倍去,因此俨然就是一个极大的仙苗基地,最是不缺灵秀之才。

但越衡宗绝不满足于此。宗门内更有专职的游方长老,云游四洲六海之内,观气运,辩灵机,搜罗灵秀种子。四洲六海中的十大宗门以下,凡是发现四等之上的灵根资质者,一律不得私藏,层层递解,直至越衡宗内。

除此之外,越衡宗更有一异宝“食道灵鱼”,素来归本宗之主执掌。此物对那些英华内藏、璞玉浑金的绝代道种异常敏感。此等异才即便是金丹境、元婴境的长老也可能失察忽略,但却逃不过此宝法眼。此鱼在俗世间逡巡遨游,一发现此等人物,便被其拐进宗内。

这许多良才美质网罗过来,归于一处,名为冲霄阁。

冲霄阁中历来不过数十人规模,经历“淬凡四关”后,所修炼的真气境功法,竟然是从本门镇派秘法《通灵显化真形图》第一篇演化而来的《九元书》,此书堪称普天之下真气境功法之最。修习此功者,少则三年零六个月,多则五载,便能跨过真气境,踏入灵形!

眼下这正在尝试突破境界的青年名为归无咎,便是越衡宗冲霄阁中入阁最久、年纪最大弟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