色黄app

“这十亿尊魂幡与秭归雨露配合,我可战归海道!”王墨眼中露出精光,四下一扫,四周的星混族族人,在那青袍男子死后,恢复了正常,一个个眼露悲哀,带着浓郁的茫然,在地面上沉默不语。

远处仕蟒带着伤而归,手中拿着一个喇叭,显然是已经把那只冲向孩童的荒兽吸收,只不过他受伤太重,坚持着回来之后,便一头栽在了地上昏迷过去。

时间一晃,便过去了十天,这十天,王墨居住在了星混族内,此族先祖老者,为他准备了一处很是幽静的地点,供他留身。

这十天,王墨没有清闲,在之后与那老者的详细交谈中,王墨渐渐地感觉自己之前的猜测有八成可能是对。

只不过此事与他没有关联,王墨内心的重点,是如何离开这里。

此地的天空尽头,王墨已然去过,如仕蟒所说,尽头之处,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肉壁,只不过在其上有蓝色之光透出,如此才使得这里,看起来仿若外界真实之地。

除了上空外,此地大陆的四周,王墨也几乎寻找一番,到了最后,始终还是没有任何出口。至此,王墨确信,那祭坛内百晟珞一瓮的传送阵,定然是离开此地的出路!

“先不说那守护传送阵的百晟珞一瓮灵,单单是之前的青袍男子,就使得此地极为诡异,那青袍男子自称是天神,而且他所使用的力量,与仙力相似,但又蕴含了神力的气息。

这一点,与神秘界的血坤两魔,极为相似,再加上星混族之人的表现,若从这一幕幕看,这青袍男子有一定的可能,真的是天神!”

王墨沉吟中,走出房间,一步之下,便消失在了原地,在此处大陆的东部一片平原内,王墨身影幻化而出。

王墨脚步一迈,踏着草地向前走去,片刻后,便来到了一处空地,这空地约百丈大小,其上青草已经没有,而是被一条条沟壑取代,这些沟壑彼此交错,看起来很是复杂,仿若一个阵法。

王墨看都不看地面沟壑,脚步抬起走入其内,在这阵法的中心位置,他盘膝坐下。

雪地少女穿的好保暖笑起来眼镜像月亮

这里,是王墨在数日前寻到的一处静修之地,驱除了青草后,被他布置了阵法封印,更是放出魂幡护法,安性可以达到一定程度。

盘膝中,王墨双手掐诀,向着阵法一按,立刻此阵一晃,其内一切部消失,取而代之的,则是一片草原。

无论是远近,都绝不会看出此地的虚假,即便是真的踏入其内,也如正常一般。

开启阵法后,王墨双眼闪烁,他神秘界一行,在危机中经历了很多事情,所得之物更是收获极大,只是却一直没时间整理与最终的祭炼。

原本他打算从神秘界离开后,回到自己先前的星球内重新祭炼一番,但却没有想到居然被传送进了这奇异之地。

“眼下要尽快把神秘界所得之物祭炼一番,增强实力,如此才可以使得离开之路,变的平坦一些。”

王墨沉吟中,一拍储物袋,立刻手中多出一件盔甲,这盔甲很是粗糙,其上还有一些符文暗记,拿着盔甲,王墨左手在上轻轻摩挲。

王墨沉默片刻,右手向着天空一抛,立刻此甲飞起,刹那间王墨张口喷出仙魄精气。

但见一道白色的火焰突然出现,把盔甲环绕,在那火焰下,皮甲没有任何变化,可王墨不但没有停止,反而仙魄精气喷出更多。

这盔甲之前的主人,很有可能就是个天神,此人虽说死亡,但显然其当年修为极强,即便失去了存在,可仍然在这盔甲上有一丝独立却破损的仙识。

“若是再给这盔甲数万年的时间,恐怕其上的那一丝破损的仙识,就会自行苏醒,产生另一个意识,从此之后成为这盔甲的器灵!”修为至王墨这个程度,已然可以看出一些本质,所谓器灵,虽说并非部,但绝大部分,均都是如此产生。

吐出的仙魄精气缭绕盔甲,时间缓缓过去,这是一个较慢的过程,毕竟这盔甲上的仙识主人之强大,远远地超过了现在的王墨。

虽说此刻破损的残识,但却也不能小看,且最重要的,经过这无数年的演变,这残识已然向着器灵之上发展。

“这器灵虽说珍贵,但若不驱之,这盔甲便永远不会真正的属于我,而是属于那器灵,这就和那相爻剑一样,其真正的主人,只能是其内之灵。”

王墨眼中寒芒一闪,闭上双目,坚定了抹去那尚未产生神智的器灵的念头。

时间一晃便是数日,这一天,王墨身前那被仙魄精气炼化的盔甲之上,渐渐地的升起一团绿色的雾絮,这雾絮收缩之间,好似极为痛苦,却是被王墨的仙魄精气生生的逼出。

一道道丝线在雾絮与盔甲之间相连,在把它们拉开的刹那,王墨猛的睁开双目,眼中寒光一闪,立刻抬起右手,狠狠地向下一斩!

天道一剑一挥而出,斩下的是天道,斩下的是那器灵与盔甲之间最后的一丝丝联系!

“咔”的一声,丝线断开,雾絮飘起,直奔天空而去,就在这时王墨一拍储物袋,立刻十亿尊魂幡幻化而出,形成漫天的黑雾,一吞之下,便把雾絮吞下。

盔甲在王墨前方静静的飘着,收了雾絮后,王墨双目一凝,立刻仙识散开,弥漫盔甲,在其上留下了自身的烙印,这烙印极深,刚一融入盔甲内,此甲便立刻散出一股极为沧桑的气息。

这气息之浓郁,几乎刹那便把四周冲击,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,瞬间,王墨所在的平原上,出现了一个风暴般的旋转。

在这旋转风暴的中心,正是王墨,王墨此刻身子一动不动,他清晰的感觉到,在自己仙识烙印盔甲的一瞬,一股熟悉的气息,把自己弥漫。

这熟悉的气息,来自盔甲,很熟悉,很亲切仿佛是多年在外的游子,突然遇到了亲人,这是王墨自身的感觉,但同样,也是那盔甲,对于王墨的感觉。

这是相互的,那盔甲不用王墨召唤,便立刻靠近,融入进了王墨前胸,王墨没有任何排斥,而是缓缓地感受着那盔甲融入体内后,那种熟悉亲切的感觉。

盔甲彻底的融入王墨体内,消散了,在他体内的仙魄外,盔甲把仙魄包裹,穿在了仙魄上。

王墨双眼内露出精光,他深吸口气,右手一点眉心,立刻天灵之上光芒闪烁,仙魄一飞而出,雷火巨狼样子的仙魄上,那盔甲几乎看不到,可王墨却是清晰的感受,仙魄在防御上,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程度。

“可惜无法尝试具体可以承受的强度,但,应该绝不会弱!”王墨仙魄一动,回到了体内。

炼化了盔甲,王墨没有停顿,而是张口一吐,立刻一道金光自他口中飞出,在半空一闪,便成为了一把金砖。

这金砖通体金色,散出万丈光芒。此物王墨记得,这是在闯入中恒星传送阵时,从一个中恒星使者手中抢到。

那中恒星使者的仙魄,此刻还在十亿尊魂幡内,此人曾言要以重宝换命。

望着金砖,王墨直接仙识在上弥漫,经过仙魄这些时日的炼化,此刻却是轻而易举的,被王墨抹去了其前主仙识烙印。

这金砖立刻暗淡,从半空落下,被王墨一把抓在手中。

王墨目光一闪,盯着手中金砖,喃喃自语道:“此物虽说不错,但与秭归雨露相比,却是差了太多,只是,其内那封印别人的神通,却是很有趣!”王墨体内天道之力运转右手,狠狠地一捏,一把便捏碎了这金砖。

金砖崩溃,其上金光立刻消散,化作无数碎片从王墨手边散开,落在了地上,在王墨的手中,只剩下了一滴金色的液体。

王墨无力操控下,这一捏极为巧妙,把此宝粉碎的同时,没有伤及其内这金色液体半点。他此刻的行为,若是被此物之前的主人中恒星使者看到,定会倒吸口气,大为心痛。

这宝贝那中恒星使者当初获得后,虽说并非是极为重视,但却也是经常使用之物,若是让他自己捏碎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舍得。

虽说那中恒星使者也知晓这法宝内定然有一物,是致使法宝展现封印之神通的重点,但他还是没有魄力,可以毁宝取物。

其实不仅是他,此刻即便是任何一个阴阳二海境界的仙者,看到王墨这种行为,都会极其心痛。

毕竟如果真的自毁法宝,一旦得到之物没有效果,亦或者价值相比之下,与完整的法宝无法媲美,那么这种行为,就是愚蠢了。

若是有那种尚处于入法道之下的仙者,那么看到王墨此刻的行为,就不能以心痛之词来形容,而是震撼,极大的震撼!

要知道,这样的法宝,若是放在任何一处星球,绝对可以引起一场疯狂的抢夺,即便是阴阳二海仙者,也定然会参与在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