含羞草实验研究所地址

医学中心。

“桑亚!”

就在亚当和克里斯蒂娜旁观狠辣老妈吊打菜鸡带孝女,瞥见狠辣老妈眼中一闪而逝的笑意时,一道焦急的男声响起。

“汤姆。”

狠辣老妈的脸色瞬间一凝。

亚当循声望去。

就见一个五十来岁,发量惊人的清瘦男人,焦急的走向丰腴女人。

听其称呼,显然就是那个被丰腴女人深爱、让秃顶男人嫉妒的汤姆了。

“桑亚,感谢上帝,你没事吧?”

汤姆上下打量自己的爱妻。

“我没事。”

丰腴女人勉强笑道:“汤姆,你怎么来了?”

小清新妹子低胸给你诱惑

她明明记得给丈夫打过电话,用她一向最擅长的多线操作,安抚了因为她爽约而失望的丈夫。

“我之前想起一件事给你打电话,响了很久,被医院的护士接通,这才知道你来了医院。”

汤姆解释道:“你为什么不和我说呢?你哪里不舒服?咦,珍妮,你也在。”

丰腴女人心中暗骂。

这肯定是她做手术时的事情。

“嗨,汤姆叔叔。”

带孝女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。

虽然之前她被她老妈给镇住了。

但此刻她突然醒悟过来,该急的是她老妈才是。

接下来的寒暄和狗粮。

亚当就没有再看了。

不过事后据护士们八卦。

一开始丰腴女人左遮右挡,从容掩饰,可是这么离奇轰动的病例是今晚绝对的头条,在哪里都有讨论。

汤姆上厕所时,听到人谈论,好一会终于反应过来,女主角正是他深爱的妻子。

老实人也是有脾气的。

丰腴女人期待的理解和宽恕,那都是笑话。

一耳光就甩了过去。

米国大老爷们的传统技能,瞬间上身。

好一顿暴打。

最后惊动了保安,给他们带出去了。

亚当则是来找罗斯。

莫妮卡他们已经回去了。

只留下扭扭捏捏的罗斯。

VIP病房外。

“盖勒夫人。”

亚当过来时,看见罗斯妈妈和罗斯站在走廊上说话。

“哦,亚当。”

盖勒夫人亲热的和亚当拥抱了一下,寒暄了几句,对着罗斯使了一个眼色,告辞离去。

“亚当,你根本猜不到我妈妈给了我什么。”

罗斯一副不敢置信的语气。

“什么?”

亚当笑道:“总不会是祖传戒指,让你求婚吧?”

“你怎么知道?”

罗斯顿时懵了。

“co on!”

亚当吐槽道:“这有什么难的?老一辈的谁想看到孙子孙女是私生子的,更别说你和瑞秋还门当户对,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……”

“OMG!”

罗斯眼睛瞪圆:“你简直和我妈妈一模一样。”

“那你的决定呢?”

亚当笑道。

“不行,我和瑞秋说好了,不能因为孩子就结婚。”

罗斯摇头。

“那你还搞出孩子?”

亚当嗤笑道。

“这不能怪我!”

罗斯说到这个就来火:“那是安措施商家的责任,他们没有将不是百分百有效的标识印的足够大!”

“跟我来。”

亚当见罗斯执迷不悟,带着他去现场观看了秃顶男人,绘声绘色的描述完,点出现在的秃顶男人就是日后的他之后,直接走人了。

他的任务完成了,剩余的看罗斯的良心。

E

只是良心。

因为他不信罗斯和瑞秋还有爱情。

深夜。

亚当完成每日爱丽丝·格蕾的小灶,准备回去时,被罗斯找到了。

“你要求婚?”

亚当淡定道:“你确定?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确定。”

罗斯认真点头:“我要给艾玛一个完整的家。”

“很好。”

亚当满意的拍了拍罗斯,笑道:“我帮你叫人,这种时刻,自然要所有人在场。”

不是为了瑞秋,而是为了艾玛。

很真实。

“你说瑞秋会答应吗?”

罗斯患得患失。

“放心,她肯定会答应。”

亚当自信道:“前提是你要坚定,别求到一半,被她几句话又给逼回去了,别让瑞秋感觉你不够真诚。”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罗斯刚想否认,但对上亚当‘劝你坦白’的眼神,话又咽下去了。

他也是一个骄傲的人。

或者说对这场求婚并没有当初暗恋瑞秋那么多年的执着。

亦或者说,瑞秋在他潜意识里已经贬值了无数倍。

但凡接下来的求婚有一点波折,他多半会上头,直接放弃。

亚当不得不给他打个预防针,拿话架住他,抽掉他脚下的梯子,之后如果他还想跳,直接摔他个头破血流。

莫妮卡他们得到消息,立刻赶了过来。

于是。

正急着找罗斯促产的瑞秋,看见这个阵仗,心中也猜到了大概。

当罗斯单膝跪地,开始求婚。

和古代皇帝主动或被动禅位一样,下一任皇帝总是三辞三让,做样子要面子一样。

一开始。

瑞秋自然是不同意的。

无他。

她又不是傻子。

罗斯心中有几分心甘情愿,作为拥有直觉的女人,对自己熟的不能再熟的男人,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。

在亚当等人的瞪视下,有点丧气和来气的罗斯,只能压下逐渐上涌的火气,一再请求。

最终。

瑞秋还是答应了。

无他。

一个新生儿派对,就暴露出了她对养孩子的一无所知。

当她妈妈提出要帮她带的时候。

一开始她是非常不情愿的。

年轻人嘛,都不想和长辈住在一起。

可是在将吸奶器当成宝宝啤酒机。

将放脏尿布的尿布精灵桶当成放干净尿布,被教育一番得知,婴儿一天要换十次,换一次往外面的垃圾桶扔一次,能把人烦死。

以及不能把婴儿一个人丢在那等等一系列最基础的育儿问题后。

她一把抱住了她妈妈,真诚的说道:“妈妈,千万别离开我!”

当单亲妈妈的勇气,瞬间消失。

任何事,都是知易行难的。

这才哪到哪?

单亲妈妈哪是那么容易当的?

这种状态下的瑞秋,怎么可能不想和孩子她爸罗斯复合呢。

如果不想。

她是绝对不会那么主动的要罗斯帮她促产的。

要知道。

当初,她真心和罗斯分手时,连罗斯幻想她都不允许。

现在,几次‘不愿意’之后,面子已经拿足了。

眼见再来一次,罗斯就要撤退了。

她当然不能再端着了。

“哇哦!”

“恭喜!”

“有情人终成眷属!”

一众朋友疯狂鼓掌叫好。

罗斯和瑞秋,此刻当然是美剧老传统,旁若无人的开始当众来了场法式kiss。

亲妹妹莫妮卡、一众朋友们瞪大眼睛旁观,丝毫不感觉到尴尬。

“咳咳。”

亚当提醒道:“行了,行了,求婚是成功了,但登记还要明天市政厅工作时间才有效,所以,别动了胎气,罗斯,现在你就回去吧,今晚这里不用你了。”

罗斯:“……”

搞什么?

之前他是不愿意。

但此刻他都求婚成功了,现在迫不及待想当助产士,竟然不用他了?